• <dl id="kdp51"></dl>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div><li id="kdp51"></li>
  • <li id="kdp51"></li>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li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li>
   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sup id="kdp51"><menu id="kdp51"></menu></sup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•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strong id="kdp51"></strong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  <li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li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dl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kdp51"></dl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• <li id="kdp51"></li>
  • <dl id="kdp51"></dl>
    <li id="kdp51"><tr id="kdp51"></tr></li>
   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飄飄有凌云之氣——對簡牘寫本的一點認識

    ????【編者按】  

      近百年來,由于大量古代寫本的出土,寫本學研究漸成顯學。中國文學在刻本普及之前的兩千多年間,寫本形態是其超越時空傳播的最重要方式。本期的三篇文章,從寫本學的研究對象和主要內容、簡牘寫本的主要特點、敦煌文學寫本與社會生活等方面進行了討論。

      本期主編:王勝明(西華師范大學教授)

      在印刷術產生之前,人類文明標志之一的文字主要是用寫本的方式得以傳播的。如埃及的紙草文書、羊皮紙寫本,古印度的貝葉寫本等;在中國,則主要是簡帛寫本和紙寫本。簡牘寫本至少在殷商時期就已經存在了,帛書或許略后一些。簡牘寫本流行的同時,我們的祖先曾用龜甲和牛的肩胛骨作為載體,刻寫祭祀占卜等重大事件,也曾把重要的事情用文字鑄造在金屬器皿或雕刻在石頭上。但甲骨文主要是占卜祭祀之用,是人和神交流的載體;金文和石刻主要是功德紀念性質,與古代隆重神圣的祭祖有關。甲骨文、金文和石刻都不是用來進行社會交流的,所以,簡牘寫本才是我國最早、使用時間最長的寫本形式,如果從殷商后期算起,至少有1500年左右的歷史。東漢開始,簡本與紙本并用,到了東晉,簡牘遂退出歷史舞臺,我國歷史進入紙寫本時期,直到北宋時期印刷術逐漸普及,成為文字傳播的主要方式。刻本時期,寫本繼續流行,甚至許多重要典籍、官府文書等都是寫本形式。至于古代留下的大量稿本、抄本、名人手札以及民間契約文書等,是古人手與心的悠然契合,是研究中華文化的重要資料。所以,方廣錩先生說,紙寫本研究的缺失,起碼使七百年學術文化之依托難明。加上簡牘寫本,則是兩千多年學術文化的依托。

      寫本時期,人們制作寫本有兩個目的,一是典藏,二是供個人閱讀使用。官府收藏的經典文書,主要是為了典藏。民間流傳的寫本,主要是為了自用。典藏的寫本具有整體性和定本性質,比如五經,就是以整本書的形式典藏著。個人閱讀使用的寫本則體現著寫本制作者的愛好、個性和習慣。典藏寫本的制作者主要是祝和史,祝和史都是世襲的官職,具有神圣的職責,他們是文化的掌握者,也是典籍的守護者。個人自用寫本的制作者主要是士人或下層有文化者。近百年來,出土了大量從戰國至晉代的簡帛寫本,也出土了公元五世紀至十一世紀印刷術盛行之前的紙寫本,最為典型的就是敦煌吐魯番寫本。根據這些材料,并結合傳世文獻的記載,我們對簡牘寫本,尤其是個人所用寫本有以下認識。

      第一,由于出土的簡繩大都朽爛,一個簡牘寫本(一卷)到底是由多少枚簡編聯而成,無法準確判斷。根據簡的長度,書寫的款式、字體等大致推測,官府文書要多一些,比如居延的“兵物冊”有77枚簡,出土時是卷在一起的(秦律規定,上報官府的簡不要超過百枚以上)。而民間流通的主要供閱讀的簡,以四五十枚簡編聯者最為常見。秦漢簡以經書簡最長,有二尺四寸,約56厘米。寫傳記或史札檔案之用的簡一般長一尺(約23厘米),每簡可以書寫40字左右,一個簡牘寫本可以抄1500到3500字者最多。我們看傳世本先秦子書,《老子》上下篇,用兩個寫本抄錄,每篇2500字左右。《孟子》七篇,每篇分上下,則每篇平均近3000字。一個簡牘寫本可以抄一篇文章,也可以抄幾篇較短的文章。余嘉錫先生《古書通例》論及“古書單篇別行之例”,正是寫本時期的普遍現象。即使是官方典籍,在民間流傳的,往往也是其中的一部分。如《詩經》文本,傳世本中《雅》《頌》是十篇為一組,一組就是一個寫本(一卷)。江西南昌西漢海昏侯劉賀墓出土《詩經》簡,《風》詩也是十篇為一組,如“衛十扁(篇)”“秦十扁(篇)”“陳十扁(篇)等。民間流傳者可能與官府本的寫本不一致,比如《詩經》有不少“組詩”,就是當時流傳的“一個寫本”遺留的痕跡。司馬遷寫《史記》的時候,看到的大多是單個寫本。如屈原的《離騷》《天問》《招魂》《哀郢》,韓非子的《說難》《孤憤》,賈誼的《吊屈原賦》《服鳥賦》,司馬相如的《上林賦》等都是單篇流傳。至于劉向受詔整理圖書,就是把官府收藏的寫本和民間流傳的寫本匯合整理,編為適合于“中秘”典藏的圖書。

      個人自用的寫本最當注意者是一個寫本抄數篇文章。這數篇文章,可能在內容上屬于同類,也可能關系不密切,寫本制作者為了某種用途而匯抄在一體。比如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,根據竹簡字體款式判斷,《子羔》《孔子詩論》《魯邦大旱》三篇為一個寫本,而這一個寫本有一個總題目《子羔》。有學者說這是毫無關系的三篇文章,其實它們抄在一個寫本上,有一個共同的題目,是寫本制作者認為這三篇關系密切。我們初步判斷,《子羔》記載孔子對古史的看法,《孔子論詩》是孔子對詩的認識,而《魯邦大旱》則是孔子對鬼神的認識。此寫本的制作者一定是一位大儒。這種情況在傳世文獻中也不少見。如《韓非子》有《存韓》篇,就是由韓非的上秦王書和李斯的上秦王書、李斯的上韓王書三篇文章構成的,而其總的題目叫《存韓》,只概括第一篇的意思。《莊子》的《天下篇》包括了《天下》和《惠施》兩篇文章,《盜跖》也包括《盜跖》和《子張》兩篇文章。由于這兩篇在早期的寫本中已經混入《天下》和《盜跖》篇,以致后世學者認為已經散佚。《荀子》中這種情況更多,楊樹達先生《古書疑義舉例續補》的《文中有標題例》一節,集中講《荀子》中的一些篇章包含數小篇的情形。

      第二,個人所用寫本的制作者沒有定本意識,寫本不是為了保存原貌,而是挑選于我有用的部分,具有“摘錄”性質。比如郭店楚簡有三個《老子》的寫本,與今本差別很大,有學者認為是早期的《老子》文本,裘錫圭先生認為是依據不同的主題或需要,從已經成書的《老子》中摘抄而成,是《老子》成書之后的摘錄本。《老子》作為一部以“養生”為主題的格言警句的匯集本,不同的讀者從中挑取自己感興趣的內容,或者加以補充改造,這是寫本時期文本形成的方式之一。銀雀山漢墓出土了《王兵篇》,根據簡的形制和字體,可以判斷為一個比較完整的寫本。《王兵篇》不見于傳世文獻,其內容散見于今本《管子》的《參患》《七法》《兵法》《地圖》等篇。整理小組認為:《王兵》是一篇完整的作品,而《管子》各篇有明顯的摘錄拼湊改編的痕跡。寫本時期,這種“摘錄”是形成新的寫本、新的篇章的主要方式。先秦時期流傳到現在的一些文章,像《韓非子》中的《內儲說》《外儲說》《說林》,賈誼《新書》中的一些篇章,甚至劉向集成的《說苑》《新序》等,其形成過程大致如此。呂思勉先生論及中古時期的“鈔”字,曾這樣說:“今云鈔者,意謂謄寫,古則意謂摘取。故鈔書之時,刪節字句,習為固然。”所以“抄本”(寫本)選擇自己有用的抄錄,是題中應有之義。

      第三,個人所用或社會交流所用的寫本還有一個特點,就是抄完一篇文章后總是把自己的感想或評論寫在后面。這些感想或評論形式多樣,不拘一格。或抄錄同類事例,或記敘事情結果,或發表感想,或加以評說。如馬王堆帛書《春秋事語》,共抄錄了十六章內容。張政烺《〈春秋事語〉解題》說:“這十六章的文字,記事十分簡略,而每章必記述一些言論,所占字數要比記事多得多,內容既有意見,也有評論,使人一望而知這本書的重點不在講事實而在記言論。這在春秋時期的書籍中是一種固定的體裁,稱為‘語’。語,就是講話。語之為書既是文獻記錄,也是教學課本。”寫本的制作者在抄錄文本前把背景、閱讀感想或總結寫在前面;或者抄錄之后又引發了諸多感想,有補充的材料,而寫在后面。這就形成了寫本中的文章有引序或評論的部分。寫在前面的,就形成了后世的序。如《公孫龍子》第一篇《跡府》(散佚不全)前面的一段文字:“公孫龍,六國時辯士也,疾名實之散亂,因資材之所長,為守白之論,假物取譬,以守白辯,謂白馬為非馬也……欲推是辯以正名實而化天下焉。”這明顯是一段提要介紹性的文字。寫在后面的,則如同贊語,史傳的贊語當是這樣形成的。《史記·司馬相如列傳》在太史公評語之后,還有一段話:“楊雄以為靡麗之賦,勸百風一,猶馳騁鄭衛之聲,曲終而奏雅,不已虧乎?”楊雄為司馬遷之后的人,這幾句肯定是后人評語而抄入正文者。

      所以,寫本時期,寫本的制作是很個人化的,寫本蘊含著制作者的思想、知識和情感,尤其是簡牘寫本與紙寫本相比,更有其特殊性。我們看漢簡上的字,起筆干凈利落,收筆果斷遒勁,疏密對比強烈,尤其是那擲地有聲的收筆大尾,是大漢宏闊的文化心態與簡牘媒介的天然契合。一枚一枚的簡用兩道或三道繩索編聯在一起,簡之間的空隙形成自然的格欄,格欄的天然空隙與堅硬的簡木之間形成了強烈的立體感,如同感受VR一樣吸引著作者,激發他的無限想象。當柔軟的筆鋒與堅硬的簡體接觸的一瞬間,那是至陰和至陽的相遇,是水與石的撞擊,而作為主體的書寫者,他的激情,他的生命,都在這相遇中勃發。所以,我們欣賞簡牘寫本,就是在立體空間形態的感受中體會作者的內心世界。當年漢武帝閱讀司馬相如《大人賦》時,“飄飄有凌云之氣,似游天地之間意”,除了賦中的神仙主題外,簡牘寫本的形態也是造成這種感覺的原因。

      (作者:伏俊璉,系西華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)

      

    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王中王四肖中特管家婆小鱼儿玄机
  • <dl id="kdp51"></dl>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div><li id="kdp51"></li>
  • <li id="kdp51"></li>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li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li>
   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sup id="kdp51"><menu id="kdp51"></menu></sup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•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strong id="kdp51"></strong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  <li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li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dl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kdp51"></dl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• <li id="kdp51"></li>
  • <dl id="kdp51"></dl>
    <li id="kdp51"><tr id="kdp51"></tr></li>
   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dl id="kdp51"></dl>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div><li id="kdp51"></li>
  • <li id="kdp51"></li>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li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li>
   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sup id="kdp51"><menu id="kdp51"></menu></sup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•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strong id="kdp51"></strong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kdp51"><s id="kdp51"></s></li>
    <li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li>
  •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  <dl id="kdp51"><ins id="kdp51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kdp51"></dl>
  • <sup id="kdp51"></sup>
  • <li id="kdp51"></li>
  • <dl id="kdp51"></dl>
    <li id="kdp51"><tr id="kdp51"></tr></li>
    <div id="kdp51"></div>
  •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表 切尔西巴西球员 水果大转轮怎么玩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 湖南麻将机批发 比特币平台下载 拉齐奥对萨索洛预测 ac米兰对乌迪内斯预测分析 蔚山现代vs济州联合 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 香港六合彩官网 做棋牌代理 免费棋牌比赛 封神演义预告片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派彩电子 部落冲突夜世界最强布局